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打鱼游戏下载 > 打鱼游戏:唐诗最硬核的打开姿势是这样的
 

打鱼游戏:唐诗最硬核的打开姿势是这样的

【论文时间: 2019-07-14 11:29

  当你摇头晃脑地跟着老师朗诵 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 时,可曾想穿越到千年前的朱雀桥边、乌衣巷口看一看?当你重读李白在黄鹤楼边送别好友孟浩然的诗句时□□□□,可曾想问一句,为何 烟花三月 要 下扬州 □□□?

  当文学与时间和空间相遇,千年的情绪似乎在诗句中复活。2019 年 7 月,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举办 文学地理研究的技术与视野 暑期学校,邀请中国古典文学和历史地理学两方面的一线专家□□,展现中国古典文学的空间视野□□□□,旨在交流心得□□□,培育新锐□□□□,切实推动中国文学地理研究的发展。

  今天,我们从为期 7 天的课程中□□□,选取三个小章节与大家分享。这不过是对此次专家分享的 惊鸿一瞥 ,却足以领略文学与历史地理碰撞的魅力。而在此次暑期学校的组织者复旦大学教授张伟然看来, 文学的本体是艺术、是心性□□,了解历史、空间□□□,只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文学 。

  一提起南京□□,你会想起哪一首诗?或许有人会说: 朱雀桥边野草花□□□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 这是千年前唐朝诗人刘禹锡的诗。今天□□□□,一提起南京,或许你还会想起一首歌: 纸上跨山岳□□□,梦里写诗几行。写乌衣巷的夕阳西,唯独不敢写你 …… 穿越千年□□□,关于南京□□□□,让人魂牵梦绕的依然是 朱雀桥 乌衣巷 夕阳斜 ……

  当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胡阿祥,与同学们一起听完《盼兮》时说, 每次我听这首歌真的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。南京是一座命运非常蹉跎的城市□□□□,政治地位非常尴尬。刚才歌词中的乌衣巷、江南路、凤凰台陆陆续续都出现了。在文学上,这是典型的地名意象。

  当我们开始诵读 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 时起,这幅画面或许就出现在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脑海里□□□,老师甚至还会绘声绘色地说,刘禹锡是如何在千年前的金陵城中且走且吟。但胡阿祥却说: 各位,刘禹锡在写这首诗的时候,从来没来过南京。

  大家最开始读到刘禹锡的这首诗可能是在《唐诗三百首》,但你去看看刘禹锡自己的集子,这首诗来自组诗中的一首□□,即《金陵五题》。在它之前有一篇小序□□□,‘余少为江南客,而未游秣陵□□,尝有遗恨。后为历阳守□□□,跂而望之。适有客以《金陵五题》相示,逌尔生思,欻然有得 …… ’大意是,我自小在江南长大□□,从来没去过南京,秣陵是南京的别称,我经常感到很遗憾。后来在安徽和县做官□□□□,经常踮起脚朝南望,刚好有朋友写了一组诗《金陵五题》给我看,我读完很有感觉,于是写诗和了他。

  那么,他没来过南京□□,怎么把南京写得这么到位?朱雀桥边野草花,他似乎看见了野草在开花;乌衣巷口夕阳斜,它似乎沐浴在夕阳之下;山围故国周遭在□□□□,他似乎看见了群山;潮打空城寂寞回,他似乎听见了潮涌。怎么会?

  首先刘禹锡抓到了几个点。朱雀桥是六朝建都史上南京最繁华的一个地方。但朱雀桥并非我们想象中像赵州桥那样的石拱桥□□,而是一座浮桥。到了唐朝刘禹锡生活的时候,朱雀桥最繁华的渡口已是野草开花;曾经王家谢家他们住的地方,那是一个真正的高干区,这时也夕阳西下声势不在了;曾经穿行在达官显贵高堂敞屋中的燕子,也飞入寻常百姓家。这都写的是什么?是沧桑。他抓了两个最能代表沧桑意境的例子。

  刘禹锡还有一首很有名的诗《石头城》: 山围故国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。淮水东边旧时月,夜深还过女墙来。

  群山所围绕的那个国已成了故国□□□,江潮拍打着石头城又退了回去□□□,那座城曾经多么热闹多么重要,到了刘禹锡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座空城、故国。这首诗的意境仍然是沧桑。刘禹锡没来过金陵,没来过当时的建康,把诗写成这样□□□,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?这就叫文学的意象□□□,说明在唐朝的时候,无论去过还是没有去过南京的人□□,南京留给他们的意象都是沧桑、寂寞、冷清、衰败。就像‘春风不度玉门关’、‘西出阳关无故人’中□□□,玉门关、阳关就成了中原和边塞、华夏文化和异文化的一个分界线。

  △ 文学地理研究的技术与视野 暑期学校组织者、复旦大学教授张伟然正在讲课。摄影 / 贾沈朱

  大文豪韩愈已逝千年,却有一个问题,争论不休,甚至闹上过法庭,并存疑至今。

  这个问题便是 韩愈为何服硫黄□□□□? 其实□□□,服硫黄本身不是问题,就跟今天有人喜欢喝酒一样,可问题是服硫黄涉及到韩愈晚年是否喜好声色□□□□?起码在我们今天的认识中,这有点影响韩愈的形象。 胡阿祥说。

  那么,这个问题从何而来□□□?834 年,韩愈去世十年后,白居易在《思旧》一诗中写道: 闲日一思旧,旧游如目前。再思今何在,零落归下泉。退之服硫黄,一病讫不痊 …… 胡阿祥说: 韩愈,字退之。经考证,这里的退之就是韩愈。

  为何 服硫黄 会与 喜好声色 联系起来□□□□?有一条关键史料是五代陶穀《清异录》中提到□□, 昌黎公愈晚年颇亲脂粉。故事:服食用硫黄末搅粥饭啖鸡男,不使交□□□□,千日烹庖,名‘火灵库’。公间日进一只焉。始亦见功□□□□,终致命绝。 意思是说 , 韩愈为了壮阳 □□, 每天吃硫黄拌饭并吃了一只被关起来长期不见母鸡、 禁欲 达千日的公鸡 , 刚开始虽然起了点作用□□□□,能力大增 , 但终于由此伤身而死。

  更加之有记载称他有两个小妾,似乎更坐实了 因好声色 而 服硫黄 的传闻。这则公案延绵千年,胡阿祥发现 韩愈绝不是文学能够说得清的一个问题□□□,历史地理学的关注往往能带来全新的角度和解决问题的思路 。

  韩愈生病后□□□□,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好朋友张籍曾在《祭退之》中说,824 年五月韩愈因病休假,八月以后病情加重□□□,十月以后病情危急□□,十二月二日去世。

  韩愈究竟得了什么病?韩愈自己在《南溪始泛三首》中回答了□□, 足弱不能步□□□,自宜收朝迹。羸形可舆致 , 佳观安事掷。 意思是 我的脚很软□□□□,走不动路了□□□,不必天天当公务员去上班了;我的身体很羸弱,只能做坐轿子□□□,坐轿子不能老出去闲逛□□□□,所以很多好风景我也看不了。 胡阿祥说。

  足弱 是个什么病? 足弱不是一般性的症状□□□□,而是一种专门的病。 胡阿祥说, 我将他的症状与隋唐相关医籍进行比对,认为韩愈服食硫黄类的‘药汤’是对症下药地治疗脚气病中的‘足弱’之症□□□□,而非喜好声色的壮阳之需。

  从病理学解释□□□□,脚气病多发于气候湿热、雨水丰沛、主食稻米的区域□□□□,西医则称为维生素 b1 缺乏症。 胡阿祥说□□□□, 孙思邈所处的唐初,气候由东汉魏晋南北朝的寒冷干燥转为温暖湿润□□,易导致脚气病的发生,又使一些喜温喜湿的农业作物比如水稻的种植界限北扩。按照历史农业地理的研究,当时的水稻种植单季稻已基本到了黄河以北,而本来在岭南的双季稻已经到了长江流域。

  但出生河南的韩愈不是北方人么?为什么会得 脚气病 ?胡阿祥认为有三个原因。

  首先,他梳理了韩愈的行迹:10 至 12 岁韶州□□□□,15 至 19 岁、23 岁宣州□□□□,37 岁至 39 岁阳山、郴州、江陵,52 岁至 53 岁潮州、袁州。

  三十而立以前的南方经历□□□,负面影响了韩愈的身体底子□□□,以致 35 岁时‘而视茫茫,而发苍苍,而齿牙动摇’;四十不惑之前谪居阳山、待命郴州、判司江陵,五十知天命以后远贬潮州、量移袁州,往往极尽奔波之劳□□,特别是谪阳、贬潮□□,打击十分沉重,这为‘心情忧愤,亦使发动’的‘足弱’提供了乘虚而入的机会。

  西晋永嘉乱后□□,大量的北方官民南迁,南迁北人特别是‘衣缨士人’罹患脚气病概率比南方土著更高。北人一旦染上□□□,由于体质、饮食宜忌寒热状况等与南人有异□□,按照基本出自南方系统医家的药物配伍施治,其疗效与预后也会差于南人。

  从韩愈的体型来看,胡阿祥认为, 韩愈腰腹空大、慢肤多汗、丰肥喜睡、肥而寡髯□□□□,这样的体型属于易染‘足弱’的类型。所谓‘脚气之为病 …… 多中肥溢肌肤者 , 无问男女’。

  第三,韩愈生病的直接病原当是元和十四年(819)被贬潮州刺史。 经涉领海□□□,水陆万里 三个多月艰难行程□□,半年有余任潮州刺史。在 涨海连天,毒物瘴氛,日夕发作 的潮州,他心情很差。所以, 为了治疗足弱,韩愈对症下药□□□,服用了硫黄类的‘药汤’,但终因病重不治,撒手人寰 。

  其实,古人也一样。只不过□□□□,古人的 旅行 并非单纯游山玩水,而是出于应举、赴选、流贬、赴任、回朝、奉使、游幕等需要,长期置身于行旅之中。

  湖南科技大学教授李德辉发现, 举子进京赶考、地方官赴京銓选、刺史到州郡赴任、郎官奉使地方,其行期都是制度化的,有规定的。行程路线方向则受制于当时的城市布局和交通网络□□,也呈现出一定的规律——总是沿着南北东西的几条主要交通路线行走。

  无论北上还是南下, 过半数的旅程都要经过扬州,唐代的扬州就相当于现在的上海,今天几个有一定经历的年轻人没到过上海? 李德辉说。

  千年前的扬州□□□□,鉴真一行由此泛海东渡;诗人皮日休入长安应进士第,虽以榜末及第却未获得一官半职□□□,于是又离开长安东游,又 逛 到了扬州,从这里坐船去苏州。

  李白更是多次来扬州□□□,26 岁的他第一次漫游,打鱼游戏官网下载,打鱼游戏官网,登庐山下金陵到扬州,玩了一圈 散金三十余万 ;第二年春天,他又去汝南(今河南临汝),路过襄阳与孟浩然相遇□□□□,正好孟浩然要去扬州,于是李白写下流传千古的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……

  李德辉认为有两个原因:第一,因为城市结构和交通分布。 唐代定都长安□□□,政治中心在西北,大批文人在东南和西南□□,特别是东南□□□□,这就形成了以南北交通为主、东西交通为辅的战略态势。打鱼游戏官网,士人南下已是中国不可逆转的大趋势,南行行旅的出发点和终点在京城。无论在外多久□□,最终都是要回京的,哪怕死也要死在京□□□,回京一次就等于完成了一个交通圈。例如晚唐诗人罗隐曾经一游岭南三游湖湘。他到过湖南三次,每次南游之后又回到京城。像这样旅行,他整整经历了 20 年才放弃□□□□,于是东归故乡馀杭。

  第二原因是扬州在全国交通网络中占据着优越的地理位置。直到现代交通开启以前,文人旅行多走水路。在疆域辽阔的土地上,古人长途跋涉比较多,每一次出行都要耗时多月□□□□,长途旅程走陆路是难以承受的,宁愿走点弯路□□,也要水路□□,可以省力。这时扬州的区位优势显露出来了,扬州水路四通八达,可通长江,是南北中国的连接点□□,是水陆行旅的中转站□□□□,只要是南北交通,十之七八要过扬州,唐代扬州和今天江苏南方的十几个省都有关系。

  当你有幸可以穿越时光□□,陪伴唐代文人行走在漫长的旅途中,或许并不是一件太愉快的事。因为他们每一次北上南下,绝大部分出于赴考、赴选、游幕、赴任、奉使、漫游、回朝等原因□□,而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 求名 。

  李德辉在《唐代交通与文学》一书中写道: 行旅的担当者大多是未贵达或虽贵达而仕途蹉跌者,吉凶未卜的前途命运无不令他们焦心□□□□,因而长途跋涉意味着长久的煎熬。对于一个不幸者来说,这种灵魂的折磨与煎熬似乎无休止。他们旅行中,交织着希望与失望,欢乐与痛苦,充满矛盾和焦灼□□□□,忍受着长期的心理压抑,心情大起大落。许多唐文人傲狠不恭,也许正是这种长期的压抑与精神摧残所致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